武汉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扫一眼地址脑海中这个地方对应的画面就出来

发布时间:2019-11-09 20:00:35 编辑:笔名

扫一眼地址,脑海中这个地方对应的画面就出来了

遇到下雨天,穿着雨衣雨靴出门送信最是煎熬,雨打在外面,汗湿在里面散不掉,里里外外都是湿的,一路上还要小心地顾好包裹信件,雨再大,交给人家的东西也要尽量不淋湿。

他经历过那个连都没有的年代,除了有急事会发电报外,信件几乎是和外地亲友联系的唯一渠道。老早底,估摸着在远方支边的儿子这两天有信或汇票要来了,弄堂里的姆妈会不时地到弄口张望,等待着邮递员的自行车能在自家门口停留。

他自己有一本小本子,随身做一些记录和整理:每个弄堂里有多少户人家,弄堂的老名字所对应的门牌号码……从多年前一封封书写工整的平信,到如今一堆堆统一印制的账单广告,他依然骑一辆绿色自行车,背着绿色斜挎包,穿梭在车流中,在街头巷尾的门牌号码前停留,再往前走,直到将塞满信的大布袋变得空无一物,才安下心来。

3月初的上海依然很冷,满头白发的徐阿婆身穿暗棕色棉袄,外面还加了一件棕底白点的棉背心,眯眼看着康强,把手往袖套上揩一揩,然后伸在他面前,示意他把信件交给自己。康强点了点头:“麻烦侬了,谢谢,谢谢。”“侬不要客气,隔壁人家一回来,我就把信交给伊。”徐阿婆接过信,很仔细地查看上面的地址和姓名,然后立起来,转身把信摆在屋里的台子上。

“现在这边变化老大的,我都认不出来了。以前人交关多,交关热闹,现在人少多了。”康强一边回头取自己那辆装满信件的军绿色自行车,一边和徐阿婆闲聊了两句。徐阿婆今年82岁,嫁到这条弄堂六十多年了。虽然老邻居们陆续都搬离了,但她依然像老早一样,会热情地帮隔壁邻居代收邮递员送来的平信。“伊拉早上出去晚上回来,放在门口,风大么要吹脱的呀。”

家居优品
两宋元明
内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