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寻找爱情替身

发布时间:2019-09-14 06:08:36 编辑:笔名
摘要:我一直在寻找一个爱情替身,用来肆无忌惮的挥霍。只有他倔强地不愿意承认我们不过是在交换一场寂寞。 〖一〗
认识钱庄的时候,他并不像他的名字一样富有,相反,他还是第一个约会时让我掏钱付账的男人。对于他捉襟见肘的窘境总是爱极不好意思地挠头歪着嘴角对我尴尬地笑笑。其实那时我并不爱他,我只是不想一个人被寂寞吞噬。
跟钱庄在一起的时光总是容易让我恍惚。我们会通宵打电话说小笑话看谁先憋不住笑出来为止;我们会躺在一张干净的床上只是听他讲他的成长故事,我们会两手相互揉搓边唱着多年前小时候看的卡通片《聪明的一休》里的插曲“格叽格叽格叽格叽”边不依不饶地挠对方痒痒,直到一方求饶:“大爷,绕了我吧。小女子感激不尽。”方可停止。为此钱庄总是笑言:“你每次的那表情真像一嫖客,不过那笑声却好似清脆的铃铎在我心中久久的回肠。”我无奈地一笑,低头望着自己的双脚感慨:“很久不曾如此开心了,你没出现之前我都是一个人看书,一个人吃饭,只有在床上的时候是两个人。”瞬间,看似平淡无奇的一句话让钱庄震惊了许久。我像是在说别人的故事:为了帮吸毒的男友还债把自己卖给了债主。
那时还没流行“潜力股”这一词,我知道未来时日钱庄一定会有能力改变穷困。只是当时在钱的面前我们谁都无能无力,所有的设想所有的蓝图都是如此苍白无力。

钱庄问我男友王鹏欠了多少。我淡淡地低语:“我们一共欠了60万。你经常看见我连续不断通电话的那个男人就是我的债主李哲。”我想男人只有在钱面前会变得没有底气。听到这个数字后,许久我们二人均不发一言。

〖二〗

再见钱庄是在两个月之后,他递给我一张10万的支票。我大惊,不知道他从哪里弄来那么多钱,我怕他走上迷途,我可以出卖自己却不能接受他对自己有半点差池的选择。我不想看见出现第二个王鹏的不归路。我急忙地询问钱庄,他避而不答而是一字一句斩钉截铁地说:“我没钱,就是被打死也不能让我的女人出来还债。”他的一句话道破了我心底这一年来的痛楚,我看见自己佯装坚强的背后埋葬在深处的伤口血流不止。顿时,我泪流不止。钱庄见状一把拥抱着我温柔地吻干我一颗颗的泪水。
我要救赎你。爱情可以征服一切吗?很多时候答案我是不敢确定的。我害怕坚强的表象下暗藏波涛汹涌的事实。
钱庄说,上帝在姻缘薄清点查阅的时候遗漏了一份爱情,于是让我们的爱盛开在这个凛冽的隆冬。我看着这个深情的男人,安慰自己姑且沉浸在幸福里吧,不去想未来不去想结果。

〖三〗

一夜,接到警察局打来的电话,是钱庄离去的噩耗,被行凶的王鹏捅了两刀。我痴痴地跌坐在沙发,一再置疑地一遍遍喃喃自语,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该发生的还是无形地应验了。王鹏不知道从哪听来钱庄帮我还10万债务的消息,曾找我想让我继续在钱庄身上“讹”一笔,对于王鹏这个瘾君子我知道他是什么事都能做出来的,那刻我几乎是吼着说:“我一直在寻找一个爱情替身,用来肆无忌惮的挥霍。而钱庄只是我用来玩耍的对象。对于他这样一个穷小子,你不要打他的主意。”王鹏拥着我几乎是在柔声求我:“朱颜,老婆,你看我们都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就让你那小情人帮我一把,最后一把。”见我不答应,王鹏朝我怒骂着“朱颜,我他妈真想抽你。”骂着骂着宽大的手掌紧紧捂住前额,似要把额头刻进掌心,我头也不回地径直往前走了几步,我告诉自己不能哭,因为此刻我听见身后传来王鹏撕心裂肺的吼叫,一声声令人惊骇,令人泪流。我喃喃地念着,这是我的爱情,王鹏啊王鹏,我曾经用爱豢养了你这样一匹没有心的狼。为此我一直忐忑不安心心念念着。
案发的那夜王鹏找到了钱庄,以我为条件威逼诱惑他,并把我那日说的话转告了钱庄,只有他倔强地不愿意承认我们不过是在交换一场寂寞。


〖四〗

爱情分明是如此让人想要泅渡上岸驻足,而你我终究敌不过似水流年里一声命运的叹息。

我想前世钱庄一定是那个圣洁如莲的男子,从忘川涉水而来风尘仆仆只为续今生我与他的未了之情。
然而世事难料,钱庄跟我辛苦地转了一大圈,我还是回到了起点,钱庄却永远离去了。我从没想过我的一生毁在一个不爱我的男人手里,而一个深爱我的男人却毁在我的手里。早知如此,那些年华里我们还是不要相遇的好。
在钱庄离开后李哲开始把我囚禁在家,两天的不吃不喝让我将所有的时间用来只是思念钱庄。睁眼闭眼,眼前所有的画面都是钱庄钱庄,那个用生命来爱我的男子,那个再也没有人会比他更爱我的男子。
第三天的时候我渐感体力不支,身体严重脱水继而开始低烧不退,昏迷中也依然是钱庄的影子飘浮在整个房间。我颤抖的将双手十指紧扣,祈祷能听到钱庄来自天堂的声音,一再只是听见自己心痛的扎挣声音。
当身体初愈后已经临近钱庄下葬的时日。我用一纸薄凉书写曾经满目繁华,小心翼翼叠在信封里,与冥纸一起焚烧,只是想告诉他,我会一步一叩地走在天国的阶梯里寻找钱庄。

〖五〗

十月,我没有出席钱庄的葬礼,我不知道如何面对伯母,这个孤苦了一辈子的女子。年轻时丧夫的悲痛已经足够灼伤一生,年老还要亲自送走自己的儿子。我的良心一直得不到安宁也在此。
再后来我托朋友关系把她送进了C市最好的养老院居住生活。每次去养老院我都只敢躲起来远远地看看她,每次都是看到她疯疯癫癫的傻笑时我的眼泪活生生地逼到眼眶。管理员安慰我说:“这样对她何尝不是件好事。痛到极致便是忘记。”
最后一次看她的时候是在一个黄昏,她站在夕阳下握着参差不齐的梳子为自己梳理满头的白发,由于脑淤血留下瘫痪的荼毒,为双手行动不便够不着头顶端的发丝而生气,然后孩子气地愤怒地把梳子摔在地上,一脚一脚地往上踩。那一脚一脚的用力都恰好踩在我的心上,好似一刀一刀地往我心脏部位捅下去,那种窒息的疼痛让我不得已低下头轻轻闭目。再抬头所有的酸楚哽咽难言,前尘往事都到了眼前,我总会想起那年钱庄把我带回家的情形,他羞涩地介绍“妈,这是朱颜。”女人憨厚地一直对我笑着笑着不知如何启齿言语,尴尬地向钱庄求助,渴望他能替她说些什么表达些什么。钱庄也憨笑着解释:“母亲一向寡言少语,总之对你很满意,希望我们能早点结婚。”我不好意思地微笑着,趁伯母不注意用最快的速度怒视了一下钱庄,从身后轻锤着他的后背,钱庄立刻用他温厚的大手紧紧地抓住我的纠缠,继而温柔地与我十指相扣。那一刻,幸福离我那么近,那么近……

共 260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很感人很痛心的小说,让人读后心情沉重,小说构思不错,立意也比较深,小说情节设置有待斟酌,个见!【编辑:李荣】
1 楼 文友: 2010-0 -04 21:0 :24 问好作者! 喜欢文学、音乐
2 楼 文友: 2010-0 -05 09: 5:04 好作品,我们一同欣赏。 广东省青年产业工人作协会首席特约副秘书长,贵州省作协终身会员,广东省作协会员《作品》网络版编辑,中国作家第一村作家工作室成员,观音山文学社副社长兼贵州分社社长,《塘厦文学》特邀副主编。《新文报》总编
 楼 文友: 2010-0 -06 01:46:22 好作品,我们一同欣赏。 『 。。只是个笨女子。。 』小儿眼屎多
热淋清颗粒治尿路感染吗
小孩总是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儿童中暑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