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怀化何時才能书香满城

发布时间:2019-11-29 03:49:05 编辑:笔名

在物欲横流的今天,不少人扪心自问:读书到底有什么用?温家宝总理曾说过,希望提倡全民读书,“知识不仅给人力量,还给人安全,给人幸福。”这其中意味,值得深思——

图书进社区

新华书店看书

老人看书

火车拖不来一座城市的文化底蕴

怀化新华书店门前,每天行人往来不绝,但个个行色匆匆,少有停驻脚步,进店随便翻翻,或者买上一本,在久违的书香里,让心灵得以放松,精神获得愉悦。每见此景,新华书店管理图书业务的曹长清经理总是一声长叹:火车能够拉来一座城市,短时间积聚相当人气的人流、物流,却拖不来深厚的文化底蕴!

30 年的改革历程,五溪儿女凭借一双巧手,使榆树湾这个不知名、不起眼的小镇,一跃成为区域中心。然而高楼大厦的拔地而起,城市道路的四通八达,并没理所当然带动城市文化的崛起——怀化人读书的习惯远未养成,而追逐财富的狂热已让人深陷浮躁的泥淖,勿谈静心思考,细闻墨香。

“与成绩不俗的经济建设相比,怀化的文化氛围却相对落后,难以跟上城市发展的步伐。”新华书店副总经理彭永强语带无奈。所言背景则是:一座新兴城市因年轻之故,文化底蕴难免浅薄,因发展经济心切,文化建设难免无暇顾及。由此造成,城市精神文明建设成了短腿,市民阅读中散发着荒凉——目前怀化一座像样点的图书馆还未建成。

作为城区面积最大的书店,怀化新华书店人民路门市部最近三年的销售数据( 教辅教材除外) 显示,2007 年销售码洋190 万,2008 年销售码洋为197 万,2009 年则增长迅猛,全年销售码洋达到250 万。“虽有增长,但涨幅不大,这点销售额实在不值得称道。”曹长清经理坦言,读书的人还是太少,市民阅读习惯的培养恐怕还需很长一段时间!

每逢周末读者会多一点,周一至周五则显冷清,这几乎是每一家书店的遭际。就在全市民营书店的大本营——昌顺广场,不少老板也因生意清淡,面带愁容,向诉苦,生意难做!即使在提供免费阅读的鹤城区图书馆,登门者也是寥寥无几。有时一上午,整个阅览室内只有两位老人在看报,借书登记薄上少有新名出现。馆长肖守华介绍,老年人读者占读者群体的一半,如何吸引更多的年轻人来图书馆读书借书,一直是他们比较头疼的问题。

“无论是工业立市也好,还是旅游立市也罢,如果没有国民精神素养的提升,民众智力的支持,整个城市经济发展之初或许表现十分猛进,但后劲难免乏力。”怀化学院刘中黎博士认为,文化立市也应是我们发展战略的一大选项,应及早谋划。

近三成市民基本不读书

书店和图书馆冷清的背后,反映出怀化这座城市“书香”淡薄的尴尬现实。在物质财富成为唯一追求的年代,精神的栖息已无人在意,到底还有多少人看书,又有多少人买书,结果恐怕不会乐观。甚至对于某些人而言,这一话题离自己很遥远,买书看书简直就是一种奢侈!

为详细了解市民的读书状况,随机对20 名市民进行问卷调查,为尽量缩减调查结果误差,选择的受访者职业各异,且分布在城区不同区域。问题分别是:“一周平均每天看书时间”、“平均每月读几本书”、“阅读的目的”、“每年购书的开销”等。

针对第一个问题,有36% 的市民选择“30分钟至1 个小时”,有20% 的市民选择“1 至2 小时”,有15% 的选择“2 小时以上”,还有29% 是市民选择“30 分钟以内”,而在这29% 的群体当中,绝大多数人基本不看书。调查中,平均每月读1 本书的占40%,平均每月读1 至5 本书的占35%,有5% 的市民每月读书5 本以上,一月内几乎一本都不读的占了20%。不难发现,平时不看书的市民占了近三成,平均每月能够读上5 本书以上的市民少得可怜。

谈起阅读目的,29 岁的汪德凯告诉,主要是想学一些技术类的理论知识,拓宽自己的就业渠道。最近他买了一本《焊工问答450 例》,目的很明确,就是要自学焊接技能,好开个铝合金门窗制作店。调查中,为“学习或工作需要”的市民占38%,“学习新技能、新知识”的占17%,“开阔视野,增长见识”则为20%,而余下的25% 的市民纯粹是“休闲娱乐”。

市民的阅读途径有多种,以书店购买为主,其次为上浏览,随后还有 “到图书馆借阅”、“找亲朋好友借阅”,到“书店去看”三种情形。如今,采用“上读书”方式的并不在少数。主要是上资源比较丰厚,鼠标轻轻一点就可以看到,再次书价太高,逼迫一些市民不得不转向电子图书。

除了书价太高,“没有时间看书”、“找不到自己想要的书”、“城区图书馆太少”、“书的质量太差,信息量不大”,也是影响市民花钱购书的重要因素。在调查中,五成的市民年购书费用不足100 元,四成市民在100 至200 元之间,仅一成市民每年购书花费在300元以上。

娱乐和趋利盛行

当经济享乐主义与消费主义席卷而来时,市场上的畅销书,已不再是那些文豪大家的呕心沥血之作,而是流水生产线上的文字快餐。无疑,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浅阅读”时代,娱乐和趋利成了左右我们阅读倾向的两大因素。

“经典文学书籍,一向就不是热门,倒是养生、美容、保健之类的书籍十分叫座,读者对实用型经济书籍的爱好也呈上升趋势。”在城区各大书店采访时,工作人员的回答几乎惊人一致。放眼望去,纯文学类书籍被冷落一旁,而关乎个人健康、家庭理财,以及经济类的书籍,则成了大家热捧的对象。

“与社会热点同步的社科书籍和流行文学类图书销售较好,金融危机以来,《货币战争》一书销售行情就不错。”昌顺广场一家书店老板告诉,美国总统奥巴马与国务卿希拉里的自传很受欢迎,另外《明朝那些事儿》、《品三国》、《论语新说》等“另类读史”热仍在持续。阅读群体主要是成年人。而在鹤城区图书馆,武侠、言情小说类的图书借阅量呈上升趋势,而自然科学、古典文学等类别的图书少有人问津。

傍学校而开的书店里,卫斯里的侦探小说,几米的漫画书,郭敬明的散文,成了以追求时尚叛逆为荣的中小学生的最爱。“浅阅读”的倾向,也逐渐向高等学府蔓延。在怀化学院附近的书店内,卖得较好的书大约有四类:一是实用书,二是各种考试题库,三是前卫作家和络小说作家,四则是有点“噱头”的书。“爱书吧”书店老板介绍,如思想性较强的《读书》、《随笔》、《书屋》等杂志,一个月能卖掉一本就不敢进货了。

不过,如今教辅教材依然是各大书店的“衣食父母”。在各大书店的销售榜单上,教辅教材独占鳌头,不少书店老板坦言,如果没有教辅教材,书店将难以维持,在某些书店,教辅教材与一般图书的比例,已经达到了四比一,依赖程度很高。在书店收银台上,出现频率最高的也是教材书。

可见,娱乐消遣性和趋利性成了市民阅读活动最常见的两种心态。那何以轻松、娱乐、浅层次的读物会颇受市民欢迎呢?对此,怀化学院刘中黎博士分析认为,那些“深”的读物难免吃力乏味,而“浅”的读物相对轻松有趣些;在就业、工作、学习的压力下,阅读的调剂、消遣功能被放大,“深阅读”显得过于沉重。“一方面与整个社会浮躁气过重,功利化倾向严重,泛娱乐化有关,另一方面则是缺乏有效领导,很多人根本不知如何利用有限时间看书。”

把图书馆搬到市民家门口

在调查中,对于如何提高全民读书热情,不少市民都将“大力发展公共图书馆事业”摆在了重要位置。鹤城图书馆作为怀化城区唯一的图书馆,本应该吸引更多的目光。不过事实并非如此,它隐藏在人民南路一条陈旧的巷子内,并不为人所识,也是只知大概位置,问了好些人才找到。每年2 万元的购书经费,并且好多年未变,可想而知,一个人口已达50 来万的城市,两者相除后,会得出一个什么数字。

财政经费投入的严重不足,影响了新图书的采购,虽然号称馆藏12 万册,但进去一看,很多书籍已陈旧不堪,读者数量停滞不前,图书馆的应有功能未能彻底发挥。不过,馆长肖守华透露,现在政府对图书馆工作比较重视,从今年开始每年增加4 万元经费。

怀化市民的阅读层次并不高,休闲型、消费型阅读占大多数,肖守华却以乐观的心态对待这种情况。“这几年怀化读书的人开始多起来了。”肖守华认为,尽管纯粹的文学作品阅读量不大,但是那些文化消遣类的图书,将繁杂的历史文化作品以更易理解的形式,辅以良好的图书策划传播出去,对于提高市民文化素养也大有裨益。

让她最乐观的是近几年,无论是市委、市政府,还是文化工作者,都在如何提高市民阅读率,养成爱读书的好习惯方面着力。2008 年,市委、市政府倡导“五项活动”,而“读书活动”则排之首列,市委书记李亿龙甚至亲自寄语,“读书能见道,入世不求名”,激励广大干部率先垂范,提高自身素质和执政能力,使满城飘满书香,先进文化占据大众生活的主导地位。2009 年,怀化积极响应省委、省政府倡导的“三湘读书月”活动,并依据怀化的实际,在社会上掀起了一股爱读书、读好书的热潮。同年,怀化市图书馆开建,届时市民将告别无处看书、书店成“托儿所”的尴尬。

“把图书馆搬到居民的家门口来,扩大图书馆的影响力,提高市民阅读率。”肖守华告诉,他们发现不少居民对图书馆将图书搬进社区的做法十分欢迎,去年在城东市场举行的 “图书进社区”活动现场,里里外外围了好几层。不少居民表示,将图书放进社区,一来可以就近办理借书还书手续,免除奔波之苦,二则可丰富业余生活,不用一有闲暇就搓牌闹瞌。据了解,目前已有芷江路、文化山、香洲、新源里四个社区开始试点,每个社区图书达千册,随后将进一步推广。此外,作为怀化市四个“文化共享工程”点之一,鹤城区图书馆电子阅览室已建设到位,暑假就可以对外开放。

“公共图书馆事业属于公益性事业,经费一定要有保障。”怀化学院刘中黎博士认为,一座城市之大,并非全然在于建筑宏伟马路宽广,而是整个城市的文化素养和公民谈吐,因此进一步发展公共图书事业,提高全民读书热情,政府还有许多事情要做。

来源:边城晚报

严万达

:金龙

:admin_001

欧冠
遗产继承
网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