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菊韵连载★流浪诗人〗大明孤狼(十五)

发布时间:2019-09-14 09:15:30 编辑:笔名
【第五十二章】救人

看到妇人拉着小孩朝这边跑来,项颜的手一挥,十多个锦衣卫立即下了马,锵锵拔出刀,挡在了江狼和戈青的前面,这种大街上拔刀的事情他们可没有少干,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而周围围观的百姓一看都亮家伙了,顿时便乱了,生怕这事情惹到了自己的头上,全部一哄而散。
但妇人却没有,带着小孩子跑到面前,惊慌的朝后面张望了一下,只见那几个大汉真站在后面狠狠的朝自己打量,却没有立即追上来,顿时如溺水的人抓到一根救命稻草,连忙一下跪倒了地上,咚咚咚得磕起头来,同时惊慌道:“公子,公子,救救我们吧!”
她看见江狼和另外一个中年人骑在马上,纹丝不动,便把江狼当成了领头。
江狼不由的微微皱皱眉,却没有说话,而戈青这时则冷冷道:“让开,别挡路!”在朱虞琪的安危下,他也选择了放弃仁慈。
前面的锦衣卫一听,齐齐朝前逼了一步,雪亮的刀直指妇人,启程之前他们就已经被告知,这路上哪怕仅仅一个妇孺,也可能是敌人。
但妇人并没有退缩的意思,反而把头磕得更响了,而且这头上也渗出了血迹。
“不好!”
江狼暗呼了一声,妇人如此大声,定会惊动后面的朱虞琪,现在的朱虞琪正在心最软的时候,定会出手相助。
想到此处,江狼一狠心,正打算叫锦衣卫把妇人赶走的时候,后面的车厢传来了朱虞琪丫环的声音:“王护卫, 有请。”为了不暴露朱虞琪的身份,这一路上公开称呼她为 。
江狼没有办法,给戈青使了眼色,叫他小心戒备,自己则下了马,走到了车厢门口,抱拳道:“ ,有何时吩咐?”
朱虞琪的声音传了出来:“发生了什么事?我听见有人在哭。”
既然朱虞琪都发现了,江狼也不再隐瞒,便道:“一个妇人的丈夫欠了别人的钱,现在债主正在逼债!她看见我们,求我们救她!”
“哦?”
里面淡淡应了声,然后车上的帘子被掀开,朱虞琪的丫环下下了车,然后她也伸出了自己的手,而丫环则马上扶助她。
江狼的脸色一变,立即道:“ ,外面危险,还请呆在车中。”
脸色已经微微有些红润的朱虞琪微微摇头,然后看看江狼,露出了一丝微笑,道:“有你保护,我能放心!”
江狼顿时无语,怎么听来这句话都有托付终身的意思,也在这当头,朱虞琪已经下了车。
江狼没有办法,昨天以为这郡主转了性子,结果现在还是那么任性,只有挥挥手,几个侍卫立即迎了上来,围在了朱虞琪的身边,朝前面走去,而江狼更是仔细的注意周围的动静。
戈青这时也下了马,护在了朱虞琪的身边,而前面的锦衣卫见正主都来了,便让开了一跳道,这让朱虞琪直接见到了那个妇人,不过在江狼的授意下,朱虞琪和她们的距离还有七八步远,这种距离,江狼也有足够的时间来应付出现的突发事情。
而已经把头都磕颇的妇人见到后面出来了一个年轻的姑娘,而那些一个个冰冷的护卫正如保护宝物一般护在她的周围,顿时知道这就是正主,便打算向前爬几步,但是她刚刚哟动作,前面两个锦衣卫的刀就指向了她的脖子上,没有办法她只有再次磕头,同时哭道:“ ,你发发慈悲,救救我们母子吧,我求你了。”
朱虞琪连忙柔声道:“别急,慢慢说,要是我能帮上你,一定竭尽所能。”
听了这话,那妇人才抬起头,哭道:“民妇秦氏,开封人氏,因为遇人不淑,嫁了个爱赌钱的相公,本来也小有资产,但是全被他败光,三个月前,他输光之后,欠下了一屁股的赌债,在家中上吊自尽,民妇无奈,只有变卖了所有的家产替他还债,然后打算带着儿子去建宁的姐姐家,但是那些人却一路追来,要把民妇卖入青楼,还望 发发慈悲,救救我们!”说完,又呜呜的哭了起来。
在妇人抬起头之后,江狼也才看清眼前此人的样貌,看上去倒也年轻,虽然脸上因为磕破了头皮而流出了血,身上也仅仅是一身布衣,但是也看得出也有几分姿色,大概这也是那些人要把她卖进青楼的原因。而那个小孩子大概十岁只有,竖着个羚羊小辫,脸上稚气未脱。
而听到她这么一哭诉,江狼也猜出了这结果,这朱虞琪定会出手相助,
而他的心中多少有些担心:眼前的这女子看上去无害,但谁也不敢肯定,而且最主要的现在距离开封已经很远,即使是锦衣卫,也不能在短时间到开封查清是否有这个人的存在,而女子的终点在建宁,基本上是在去福州要通过的城市。要是朱虞琪明白这点的话,很可能邀请她通往。现在队伍中还不知道谁是内奸,而又加进来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事情可真的有些麻烦了。
果然,在听了这话,朱虞琪脸上露出了一丝同情,道:“真有此事?”
没有等妇人答话,江狼立即插口对孙元彪道:“把那边的那几人叫过来,就说有话要问。”
孙元彪点点头,走出了人群,走向了那几个还没有走的大汉。
一会,在孙元彪的带领下,那几个汉子便来到了前面,这几人一脸横肉,眼中透着凶横,一看倒也像那些混混。
但是这东厂和锦衣卫可是官方的黑社会,江狼怎么可能虚他们?于是冷冷道:“你们为什么要抓这个妇人?最好老老实实给我说清楚,不然,我可不会客气!”
几个大汉瞧瞧这群光天化日之下也敢拿着刀招摇的人,在敲敲自己几个赤手空拳,明显处于下风,便也老实多了,但是这话中依旧透着一股子狠劲:“她家男人欠我们的钱,她没有还就跑了,我们是来追帐的!”
“你胡说!”
妇人又气又急,道:“欠你们一千两银子,我全部还清了。”
领头的大汉嘿嘿一笑,道:“还清了?你有什么证据?我这里可有你家男人当初打的欠条,白纸黑字,你还想抵赖不成?”说完,从怀中掏出了一张纸晃了晃,道:“欠债还钱,杀人偿命,这是当初你家相公打的欠条,即使去衙门,这钱你也得还上!”
妇人的脸顿时变得苍白,急道:“当初你们可没有说有欠条,你们骗我!”
说完后,扭头看向了朱虞琪,带着哭腔道:“ ,当初他们可没有说有欠条,银子我已经真的退还给他们了。”
朱虞琪原本以为这些人是恶霸,欺负眼前这女子,但是没有想到别人那可是有证据,这一下她便没有了主主意,不由的把目光投向了江狼,还带着一丝祈求的意思。
江狼不由的微微叹口气,看面前的情况,这朱虞琪定是打算救下这个妇人了,自己如果还阻止,那多少有伤她的面子,而且先不论真假,看面前这情况那好像这妇人被人给骗了,于是便问道:“ 打算救她?”
朱虞琪点点头,道:“不如我们帮她把钱还了吧,她还带着一个孩子,挺可怜的!”
看妇人死死的护着自己的孩子,朱虞琪不由想起了自己奶娘,这神色也黯然了些。
江狼摇摇头,道:“还钱,这倒不要用!”
说完,对旁边的孙元彪道:“把那欠条给我抢过来,顺便给我好好教训一下!”
开玩笑,这锦衣卫什么时候还过别人钱来的?那除非是太阳打西边出来,恶霸又怎么样?能恶得过锦衣卫吗?
孙元彪立即会意,轻轻的说了几句,立即八个锦衣卫就收起了自己的武器,然后恶狠狠的朝前面走去。

【第五十三章】救人

在得到授意之后,八个锦衣卫把刀还会了刀鞘,然后在孙元彪的带领下朝那几个大汉走去。
几个大汉起初并没有在意,等发现自己被人围了起来之后才发现已经晚了,而孙元彪等人现在更是露出了一脸的冷笑,也不再客气,提起拳头,乒乒乓乓就是把几人一阵狠揍,惨叫声顿时响彻了镇子的上空。
朱虞琪这时不由的一皱黛眉,由此吃惊的看着江狼,只见他神色如常,并没有露出任何的惊讶之色,便问道:“这样……可以?”
江狼点点头,这种事情包括他在内都没有少干,以前是欺负人,今天还是欺负人,不过多少有点惩奸除恶的感觉。
而且,所谓恶人还需恶人治,那几人在横,那也不过是街头上的一些地痞流氓,和锦衣卫这种朝廷的黑社会比起来,根本就上不了台面。
狠狠的过足了手瘾之后,锦衣卫这才住手,然后两人一组,拖着被打得头破血流,鼻青脸肿的大汉来到了江狼的面前,然后狠狠的往地上一摔。
与地面的撞击让他们不由的再次哼出声来,但除了恨恨的盯住江狼之外,也不敢在做其他的什么。
而孙元彪则在其中一个大汉的怀里一阵摸索,掏出了刚才他说的那张欠条,递给了江狼。
江狼接过了一看,果然上面白纸黑字写着某年某月借了多少钱,然后下面还有人的签字和手印,也就是说,这的确是张欠条,如果真的拿到衙门去,官府也得承认。
自己看了看之后,江狼便用手拉着欠条的上面,伸到了妇人的面前,冷冷的问道:“是不是你相公字迹?”
妇人大概被刚才的情况惊呆了,江狼再问了一遍才清醒过来,看看之后,才点点头,道:“不错,我是相公的字迹,当初我在退他们的银子的时候,他们并没有说有什么欠条!”
揣着欠条的汉子本来被揍得奄奄一息,一听妇人的话,立即道:“你根本就没有还,哼!”
“没有还是吧?”
江狼也不多说,当场把欠条撕了个粉碎,扔到了地上,冷冷道:“现在欠条也没有了,就不存在欠钱的问题了!”
汉子脸色一扁,怒道:“你……你们光天化日之下打我们,还有没有王法!”
此话一出,孙元彪等一干锦衣卫就如看白痴一样看着大汉,这锦衣卫动手什么时候需要什么王法,需要什么理由?
江狼不由的摇摇头,然后挥挥手,对孙元彪道;“看样子他还能说话,那你们好好的照顾他们一下,一会在前面的酒楼来找我们,现在把人给我弄走,别挡着道!”
几个汉子顿时脸色变得苍白。
而孙元彪等人也不客气,拖着这些人离开了大道,弄进了一个小巷子,不一会,惨叫有传了出来。
吩咐完了之后,江狼才扭头看向了朱虞琪,道:“ ,事情已经处理好了,你还是上车吧,现在已经中午,我们去前面吃些饭菜,下午还要赶路!”
现在朱虞琪则有些陌生的看着江狼,在她的心里,多少有些奇怪,昨天晚上那个温柔的男子,怎么变成了眼前这个“心狠手辣”的人?听了江狼的话,机械的点点头,在丫环的搀扶下回到了车上。
朱虞琪看自己的眼神江狼也清楚那是什么意思,不过他也并不在乎,等朱虞琪走后,他才扭头看向依旧跪在地上的母子,冷冷道:“你们的麻烦现在已经解决,以后这些人不敢在动你们母子!”说完,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递给了妇人,道:“路上当盘缠。”
等妇人呆呆的接过之后,江狼才回到了马前,飞身上马,然后喝道:“上马,启程!”
众侍卫立即都上了马,朝前面走去,有几分宁静的小镇再次响起马蹄声。
在马车开动之后,马车的车帘被人轻轻的掀开了一觉,朱虞琪从缝隙中打量着骑在马上的江狼,江狼的身影,给了朱虞琪一种孤寂的感觉。
轻轻的放下了帘子之后,朱虞琪微微的叹了一口气,低声问道:“小碧,你对王侍卫怎么看?”
小碧一愣,但还是歪着脑袋想了想,道:“给人的感觉冰冷冰冷的,看着我害怕!”
“冰冷,冰冷的?”
朱虞琪回味着小碧的这句话,把自己的身子深深的靠进了背后柔软的毛皮中,眼睛轻轻的闭了起来。
“昨晚的那个男人,真的是他么?”
江狼并不知道车厢里面主仆的那一段对话,和戈青带着队伍到了酒楼之后,便把人按照以前分成了三队,一队监管马匹,一队放哨,一队去厨房监视厨房的师父弄饭菜。而朱虞琪则是他和戈青的护卫下,坐在了酒楼里,原本酒楼那些用饭菜的客人,已经全部被清场。
客栈的老板见来了一大群如此凶神恶煞之人,而且刚才发生事情离他的酒楼也很近,所有的一切都看得清楚,见这些人来了自己的店里,吓得双脚直打颤,要靠双手扶着柜台才能站稳,那里还敢有异议?更何况这些人一进来,就把一大锭的银子放在了柜台上。
不一会,去厨房的锦衣卫便端着热气腾腾的饭菜出来,这些饭菜由锦衣卫负责监视,保证饭菜的安全。同时也按照以前的一样,三十多人的队伍一半吃饭,一半站岗,等这队吃完后,另外的一队才吃,虽然这样有些耽误时间,但是为了朱虞琪的安全着想,也只能这样。
江狼刚刚坐下,端起了饭碗,孙元彪便走到了他的旁边,低声道:“王大哥,那个妇人跟来了!”
江狼微微的皱皱眉,放下碗筷,朝戈青看去,而戈青这时则点点头,于是江狼低声道:“把她轰走,不准她。跟着我们。”
孙元彪点点头,刚准备去哄人,却没有想到二人的对话一不小心被朱虞琪听到,于是她立即问道:“是不是那母子跟来了?”
江狼立即否认,道:“没有。”
朱虞琪却微微摇头,道:“你也别骗我,你们的话我都听见了,把她们叫进来吧,反正这些饭菜也多,不在乎多上两人。”
江狼立即道:“郡主,这样不妥,此二人来历不明,属下恐怕她们对您不利!”
戈青也点点头,道:“江兄说得不错,为了保险起见,还是不让她们进来了。”
朱虞琪看着一脸冰冷的江狼,心里不由的感到一痛,但脸上则微微一笑,道:“她们不过是一个弱女子和一个小孩子,怎么会对我不利?而且有你们在身边保护,我还怕什么?”

共 1956 字 7 页 ... 转到页 【编者按】接上文,发生围观聚集事件,突然有妇孺跪地求救,这是否是个阴谋?又会有什么节外生枝的事端发生吗?他们怎么想办法和敌人周旋?我们带着担忧的心绪随剧情继续欣赏精彩情节:郡主朱虞琪听到了有人哭泣,不顾个人安危出来处理求救事件,江狼则是毫不手软的帮忙收拾了追债人,郡主却执意顺便带上她们一程。江狼发愁着找不出隐藏在队伍中的内奸,一直暗中调查怀疑着来历不明的秦氏,后又发现留在郡主的身边侍女小碧有疑点,分析出她们的目的就是打算劫持郡主。但在江狼的心中,则有了一个详细计划,那就是将计就计,敌人开始露出破绽,秦氏和小碧都是重点监控嫌疑对象。路过仙人峡,他们与那里埋伏的黑衣人进行了激战,并抓了冒充的小碧和秦氏,江狼在战争中施展了一场完美的杀敌表演,英勇激战遇袭冲突,面对如狼似虎的锦衣卫,这些东瀛人很快就败下阵来,而且按照江狼最初的意思,一个不留。朱虞琪惊恐的看着战斗中的的江狼,他心中对于东瀛人没有任何的不忍,相反,还有一丝快感。江狼向 揭穿了冒充的小碧和秦氏都是东瀛人,其易容术瞒骗了 ,江狼详尽分析了这次东瀛人的计划及其是如何被识破的过程,整个事情峰回路转。那队明军在雷将军带领下也来了,江狼却把这功劳让给累将军,同时还套了一份交情。此后再没有花多少时间,就抵达的了福州,安顿好人马,他则打算事先去趟许汝娘的家里,摸清事情的真相,做好准备,免得许汝娘那书呆子老公在说话的时候说漏了嘴,能不能解开朱虞琪的心结,让她恢复过来,这是很关键的一步。江狼知道了郡主奶娘许汝娘的死因,因她得知郡主的提亲事情而自愿去死。江狼费劲说服了不明事理的杨仁,让他理解妻子许汝娘,以自己的生命作为代价保护其视同郡主为女儿的一片心愿。江狼的一席话让杨仁心里豁然明朗了,疑惑也消失了。郡主能恢复过来吗?在福州的日子里她能顺利度过两年的时间吗?我们期待更精彩的后续剧情。剧情安排这一路上,让江狼他们遇到了不少的危险,作者很讲究得安排计划,惊险而无漏洞,整个剧情,情节跌宕起伏,谜团重重,险象重生,江狼却把这些无头绪乱如麻的线索理顺,凸现江狼思维缜密、良好的口才、睿智的才华和胆识,又一次再现英雄本色;刻画人物形象逼真,生动刻画出他对倭寇的仇恨、顽强抵抗外敌的爱国热忱形象;刻画出江狼在战场上是个冷得就如雕像、可以堪称杀人不眨眼的男人形象;联想丰富,激战场面刻画栩栩如生,越来越多的精彩场面不断涌现,我们期待更多精彩纷呈。推荐欣赏!问候作者!【沙砾】【江山编辑部 精品推荐0110 128】
1 楼 文友: 2011-0 - 0 22:24:25 接上文,发生围观聚集事件,突然有妇孺跪地求救,这是否是个阴谋?又会有什么节外生枝的事端发生吗?他们怎么想办法和敌人周旋?我们带着担忧的心绪随剧情继续欣赏精彩情节:郡主朱虞琪听到了有人哭泣,不顾个人安危出来处理求救事件,江狼则是毫不手软的帮忙收拾了追债人,郡主却执意顺便带上她们一程。江狼发愁着找不出隐藏在队伍中的内奸,一直暗中调查怀疑着来历不明的秦氏,后又发现留在郡主的身边侍女小碧有疑点,分析出她们的目的就是打算劫持郡主。但在江狼的心中,则有了一个详细计划,那就是将计就计,敌人开始露出破绽,秦氏和小碧都是重点监控嫌疑对象。路过仙人峡,他们与那里埋伏的黑衣人进行了激战,并抓了冒充的小碧和秦氏,江狼在战争中施展了一场完美的杀敌表演,英勇激战遇袭冲突,面对如狼似虎的锦衣卫,这些东瀛人很快就败下阵来,而且按照江狼最初的意思,一个不留。朱虞琪惊恐的看着战斗中的的江狼,他心中对于东瀛人没有任何的不忍,相反,还有一丝快感。江狼向 揭穿了冒充的小碧和秦氏都是东瀛人,其易容术瞒骗了 ,江狼详尽分析了这次东瀛人的计划及其是如何被识破的过程,整个事情峰回路转。那队明军在雷将军带领下也来了,江狼却把这功劳让给累将军,同时还套了一份交情。此后再没有花多少时间,就抵达的了福州,安顿好人马,他则打算事先去趟许汝娘的家里,摸清事情的真相,做好准备,免得许汝娘那书呆子老公在说话的时候说漏了嘴,能不能解开朱虞琪的心结,让她恢复过来,这是很关键的一步。 清新淡雅,云水环绕,世界万物,一切自然
2 楼 文友: 2011-0 - 0 22:25: 8 江狼知道了郡主奶娘许汝娘的死因,因她得知郡主的提亲事情而自愿去死。江狼费劲说服了不明事理的杨仁,让他理解妻子许汝娘,以自己的生命作为代价保护其视同郡主为女儿的一片心愿。江狼的一席话让杨仁心里豁然明朗了,疑惑也消失了。郡主能恢复过来吗?在福州的日子里她能顺利度过两年的时间吗?我们期待更精彩的后续剧情。 清新淡雅,云水环绕,世界万物,一切自然
 楼 文友: 2011-0 - 0 22:27:10 剧情安排这一路上,让江狼他们遇到了不少的危险,作者很讲究得安排计划,惊险而无漏洞,整个剧情,情节跌宕起伏,谜团重重,险象重生,江狼却把这些无头绪乱如麻的线索理顺,凸现江狼思维缜密、良好的口才、睿智的才华和胆识,又一次再现英雄本色;刻画人物形象逼真,生动刻画出他对倭寇的仇恨、顽强抵抗外敌的爱国热忱形象;刻画出江狼在战场上是个冷得就如雕像、可以堪称杀人不眨眼的男人形象;联想丰富,激战场面刻画栩栩如生,越来越多的精彩场面不断涌现,我们期待更多精彩纷呈.问候祝好!小北辛苦了! 清新淡雅,云水环绕,世界万物,一切自然
4 楼 文友: 2015-12-11 11: 7: 1 语言精练优雅,文章内容深刻,主题鲜明,令人回味无穷,非常欣赏,学习了,祝愿作者佳作频出,致以冬的问候! 来到江山园地,流连忘返——目不暇给的欣赏和学习。思想的交流通过文字载体会更加深入,逐步提高写作水平是我的希望。儿童经常流鼻血
老人咳嗽漏尿怎么处理
孩子不消化的症状
幼儿流鼻血